• [历史故事] [手机访问]
    历史故事网-我们一直都在这里!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民间故事 > 

    妈祖的故事:四大金刚

    时间:2018-04-29来源:历史故事网 作者:

      北宋朝廷派重兵终于扫荡了沿海一带的海盗,使大海暂时平静了下来,所以,钦差也才敢走海路。因为朝廷规定了时日,这宦官就没有亲自到莆田去看他的干儿子。但守备一听说干老子已经到了湄洲,立即驾船顺流而下,就在龙船上,这对干父子相见,真是喜出望外,但这宦官却不想多耽搁,他不想再找些麻烦事,所以在船上与干儿子交谈了一个时辰,宴后便返航了。

      

      还在武夷山中,?#21364;?#40857;女公主招安的千里眼,踩“盘子”的探子向他报告说皇帝已经封林府的?#20013;?#22992;为“湄洲神女”了。自从5年前,林默杀了他的守寨虎,后来他又在仙子潭的仙字岩看到了刚刻上的“林默”二字,他便预料到,龙女公主可能已经出现了,她就是林默。他虽然是千里眼,但唯独这杀他的守寨虎的人一点都看不到。当他与顺风耳一起抢了渔村,回到山寨,便派出多人外出打探那杀虎人,可三年来什么都没有打探到。后来探子才探听到,有一个名叫林默的小姐,孤身杀败了顺风耳,救了琉球国的商船,他那时已经断定那林默一定是龙女转世的,但他一个男子?#28023;?#20986;道数千年,怎么能成为一个女人的跟班?#30475;?#20182;心里就不服,但这却又是天意,他又不敢违背,他只能暗自怨恨老天也有眼无珠。几年来,他一直在观望,他不能象顺风耳那样主动地投在林默的门下,除非林默亲自来请他,他还可以考虑考虑。他听了探子的报告,便决定:下海去袭击钦差大人!也让林默看我千里眼决不是一般凡人。因为,千里眼手下还有两个异人,一个叫嘉应,面黑露齿,样?#26377;?#24694;,身披盔甲,手持大板斧,名加恶。另一个叫嘉善,又称嘉佑。这?#21483;?#24351;本是武夷山中的富户后裔,由于父母相继去世后,族长便勾结官府霸占了他俩兄弟的财产不说,还以勾结土?#23435;?#21517;,把他俩兄弟关进了大牢。当时看守他俩兄弟的牢子,觉得他俩兄弟太冤枉了,便私自把他俩兄弟放了。这?#21483;?#24351;便持刀去杀了狗官,再返回家乡杀了族长,并放火烧了族长的房子,然后,带上细软,便离开了家乡,逃进?#23435;?#22839;山中为寇,开始了绿林生涯。千里眼从大海来到这山中立寨,由于这?#21483;?#24351;被官府清剿,千里眼救了他们,于是,他俩兄弟便与千里结拜为兄弟。从此,千里眼便开始横行武夷山数千里,一边打猎,一边开始了黑吃黑的勾当。官府不仅派出重兵,而?#19968;?#35831;了剑?#19978;?#23458;,根本就抓不住千里眼。所以,当年在武夷山做官的人,时时都胆颤心惊的过着日子,再也没有搜刮老百姓的心思了,白花花的银子算什么??#25925;?#26089;点离开这鬼地方为上策。

      

      千里眼带着嘉应、嘉佑?#21483;?#24351;?#22270;父?#38543;从,驾船在大海上准备拦劫钦差的龙船。按当时的律令,抢夺钦差就是死罪。

      

      钦差的龙船上有数十名大内侍卫保驾,水手撑起风帆,此时已经由来时的北风转为南风了,真是一帆风顺、乘风破浪。这时领航员发现在船的前方有一艘船挡住了龙船的航道,这一情况立即报告给了钦差,钦差问有几艘船,船上有多少人。领航员一一做了报告,钦差才放下心来,命令随从们马上做好准备。其实,这钦差大人小看了千里眼与嘉应?#21483;?#24351;,据《敕封天后志》上记载:时有嘉应、嘉佑,或于?#37027;?#20013;摄魂迷魄,或于巨浪中?#26519;?#30772;艇。从中可以看到,嘉应?#21483;?#24351;不同凡响的本领,千里眼那就更厉害了,钦差大人的?#20982;?#26080;论如何也逃不过他的那双眼睛的。龙船再坚硬,一样会被嘉应那大板斧砍开的,更何况嘉佑还有那摄魂迷魄之大法。

      

      两艘船渐渐接近了,龙船不得不减速,领航员不得不用铁做的喇叭大叫道:“你?#38054;?#27515;,还不让开!”但不管你怎样喊叫,那小船就是不让开,而?#22839;?#33337;头端竟对?#30002;?#40857;船。?#38054;?#33333;的水手并没有在这一带航行过,因此,并不了解这里的情况,他想:既然小船不让开,就撞翻它!这领航员一贯是为官船领航的,这?#25925;?#31532;一次为钦差大人领航,他觉得没有必要找事,更何况他还听同伴说过:海盗有一?#20013;?#33337;以为诱饵,专门?#21364;?#22823;船去撞,殊不知那小船的船头真是用生铁浇铸的,大船不仅撞不破它,反而会被撞一条大洞。正当龙船就将撞上小船时,他不得不从舵手手中夺过方向盘,?#22303;?#22320;向左一拐,再回转方向,小船便从龙船?#20063;?#25830;了过去,只听得“哐当”一声,船身巨大地震动了一下才平静了下来。

      

      正在船舱玩纸牌的宦官身子一摆,那?#38376;?#30340;手一颤抖,牌便从手中掉到了船板上,他一下子站起来,大喝道:“快看看怎么回事?”

      

      龙船本来是很坚固的,不仅没有被?#19981;担?#21364;把海盗的小船给擦破了,因为海盗船船头是生铁,中间部分就不那么坚固了,怎么经得起龙船的那一靠呢?海水涌进了海盗的船。千里眼没有想到,这龙船如此的难对付,他顺手抛出带?#30424;?#38057;的?#24459;?#38081;钩挂住了龙船的甲板,嘉佑左手抓绳,右手持长矛,顺?#27966;?#23376;就往龙船上爬。

      

      那在甲板上巡视的大内侍卫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,嘉佑就快要爬上来了,他才拨出腰间的配剑,马上去砍?#25250;律?#37027;寒光闪闪的剑,却被嘉佑的长矛一下子拨开了。嘉佑一纵,左手就抓住了甲板上的护拦,一个鹞子翻身,就落在了甲板上。那侍卫刻不容缓挥剑来刺。

      

      这时从船舱中又赶出来许多侍卫把嘉佑团团围住。可是紧跟着嘉应、千里眼相继爬了上来。

      

      在大海上巡逻和保护钦差的水军,因为离得太远,根本就不知道龙船上发生的事。

      

      幸好,千里眼不是为了要杀人抢劫龙船,只是想给林默做个样子看看而已。那些大内侍卫武功不凡,但却不是千里眼三雄的对手,他们手中的佩剑纷纷被削掉,赤手空拳,当?#30343;亲?#24049;送死。

      

      千里眼的随从们,便留在小船上准备把船修好,可那船体破损得如此厉害,怎么修得好?而且海水不断地涌入,要不了多久不仅修不好,还要沉入海中。

      

      龙船上侍卫纷纷战败,那些从舱里出来的侍卫又来接战。宦官也出来观战,见这三个海盗如此凶狠,心中不由得害怕起来,料到老命会丢在这大海上?#21073;?#36825;钦差处境已是相当危险了。

      

      在龙船的后面有一艘小船象箭一样似的射来,这船上不是别人正是林默主仆二人。当钦差离开湄洲时,顺风耳已经听到了千里眼将要在大海挟持龙船的谈话,所以,林默便驾船?#33756;?#30528;龙船护驾。由于距离较远,龙船被截住,在海上是很判断的。林默把船靠近了龙船的左侧,就着海盗?#20197;?#40857;船上的?#24459;?#19982;兰兰先后飞上了龙船的甲板。

      

      千里眼很快就要把那些养尊处优的大内侍卫们解决了,眨眼间却跳出来两位女将,意识到对手终于来了,心里一怔后,手一挥金杈,大叫道,“兄弟们,小心!”便抛出那金杈去?#20982;?#37027;一道飞来的金光。

      

      兰兰本来应该有她自己的武器的--?#21069;巡?#33647;的小锄,她却认为不雅观,那宝贝便被她丢弃了,现在她手中什么都没有,幸得那甲板上,四处都是侍卫们丢下的宝剑,她便顺手捞起一把,来协助小姐。其实,剩下的那?#29238;?#20365;卫,也不是嘉应?#21483;?#24351;的对手,现在加入了兰兰,倒救了他们的驾。?#19978;?#20848;兰与林默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剑术,兰兰不过象乡村里不和的夫妻间的厮打,一个比一个还凶狠,非打倒对方不可。兰兰的?#32654;本?#24182;不?#21364;?#20013;的妇女?#39134;?#22905;手乱舞着剑,没有任何?#36335;ǎ?#36825;对?#30423;?#26377;素的嘉应兄弟真有点难着摸。因为那剑一乱就使得嘉应兄弟眼花缭乱,自己反而乱了阵脚。可那些侍卫却重振精神杀来。这?#21483;?#24351;本来是可以使用摄魂大法的,但被兰兰的乱剑杀来,哪里还能?#20013;?#21602;?

      

      千里眼,这回才真正知道这龙女的厉害,如果不是他从先天带来的这把金杈,早就会象守寨虎那样,身首异处了。他见要想取得胜利,战败龙女是不可能的,又见嘉应兄弟对付一个丫环也不容易,于是大叫道:“兄弟们,快撤!”

      

      嘉应兄弟一听大哥叫撤,嘉应便虚晃了三板斧,跳进了林默的小船中。这小船被林默主?#25237;?#19979;,立即被千里眼的随从占据了。紧接着,嘉佑用长矛拦住兰兰的长剑也跳进了小船。这时船上就只乘下了千里眼力战林默。嘉应在小船上立即放出暗器,打掉了兰兰手中的长剑。嘉佑大叫:“大哥快下船来!”然后运用迷魂大法,使那些侍卫们手中的长剑纷纷落地,最后变成了象喝醉酒的酒鬼似的,根本就无法阻挡千里眼了。千里眼边战边退向船甲板边,然后,也跳了下去,手一招,那金杈便回到了他手中,随从们便合力划动小船。小船如同?#23476;?#30340;马,向那横刺里?#32487;?#36215;来。

      

      龙船水手立即撑起帆,加足马力,企图撞翻小船,可等大船启航时,小船已经逃出了相当一段距离了,而且海盗是熟悉这一带水域的,大船岂敢去追,去自撞那水底?#21040;福?#26519;默站在那船头,就眼睁睁地看着千里驾着她的小船逃跑了。

      

      “小姐,你看水军也过来了!”

      

      林默救了钦差的命后,回到了湄洲,由顺风耳接着她主仆二人。顺风耳告诉林默道:“公主!我那大哥又跑回了山中!”

      

      “他为什么不来归顺?”

      

      “公主,我那大哥性格有点憨直,他不会轻易曲就的!”

      

      “我看那千里眼,绝不是你这‘顺风耳’象河边的柳‘顺风倒’!”兰兰讽刺道。

      

      顺风耳也不?#25937;酰?ldquo;也不像虾精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讨生活!”

      

      兰?#21363;?#35265;到顺风耳的第一眼,骂她是虾精,她就不由?#38376;?#28779;顿起,现在这顺风耳又骂她是虾精,她当然不饶他。小时候她在海边是有点喜欢抓小虾子玩,但她一见到煮熟的那些大对?#28023;?#35265;别?#39034;?#24471;津津有味,她却要呕吐。兰兰的脚手确实很灵巧、敏捷,怕是与虾子有很大的关系,她抬起脚就踢向顺风耳,可那顺风耳早有准备,手一捞就逮住了她的脚,幸好顺风耳并没有拖她,她才没有倒地,这下可把她更得罪了,脸一红,双手便来了个左右开弓。这顺风耳身材本来不高,朝地下一蹲,兰兰那双手仅仅扫到了他一些头发。

      

      林默站起来吼道:“兰兰,你俩还不住手!”

      

      兰?#35745;?#24471;脸都发紫了,可那顺风耳却没有什么似的。

      

      “顺风耳!你既然跟随?#23435;遙?#36825;名字怪难听的!”林默是有心说的。

      

      顺风耳扑嗵一下跪下来,“请公主赐名!”

      

      兰兰怒视着顺风耳。

      

      “那就称呼‘柳将军’?#30504;?rdquo;林默?#25925;?#24456;认真的,?#21448;?#39034;风耳真有点象河边柳。

      

      顺风耳磕了一个响头:“谢谢!公主!”然后又磕了两个头才爬起来。

      

      兰兰对小姐封他什么“柳将军”她并不再意,她所想的是怎样来?#22836;?#20182;。

      

      “柳将军!”

      

      “公主,小的在!”顺风耳上前一步跪下了一只?#21462;?/p>

      

      “柳将军,站起来说话!”等顺风耳重新站好后,林默接着说:“柳将军,我想问问你与你大哥千里眼的根源!”

      

      “公主,我与大哥在商朝末年,误投?#23435;?#20210;的军队,助纣为孽,与姜子牙的周军作对,后来被姜子牙的打神鞭打死,就那样,我们孤魂不散,四处飘荡,再后来,被阎王爷的无常抓住带回了地狱,阎罗王便强迫我们俩兄弟转世投胎。可阎罗王却把我们?#21483;?#24351;投到了?#20132;?#26497;贫穷的渔民家里,?#26377;?#23601;没吃、没喝、没穿的,稍微大一点就得跟随父亲下海?#38431;悖?#26368;使我们?#26149;?#30340;却是很难捕到的一点鱼,还被渔霸霸占去了。我们兄弟俩实在不能忍受了,便与大哥商量,趁一个深夜,渔霸钻进了一个刚刚新婚的渔民家里,我们就守在那门口,?#21364;?#20182;出来时好收拾他。但我们刚刚藏好,那门又开了。我以为是渔霸出来了,当时没有月亮,什么都看不清,我便上前一戟捅了过去,那人便应戟倒了过来,倒在我身上,他却不是渔霸,而是新?#23569;模?#25105;一下子就慌了,我对大哥说:‘大哥,渔霸还在里面!’大哥冲进去后,渔霸正在剥光新娘子的?#36335;?#22823;哥上前一杈从渔霸的背后穿进去,把杈拉出来,渔霸与新娘子两人都倒在了血泊中了!我们本来只杀渔霸却没有想到误杀了好人,只得在海边解了一条船,连夜逃进了大海!”

      

      “从此,你们一定是干?#27966;?#20154;?#20132;?#30340;勾当!”兰兰虽然被顺风耳的故事听得入迷,但也不忘讥讽他。

      

      “我们?#21483;?#24351;不知在这大海里漂泊了多少年,我?#20146;?#38376;抢那些搜刮民脂民膏的‘官船’和那些为富不仁的奸商的船。对那些贫苦渔民的船,我们从来就没有碰过!”顺风耳说得毫无?#39134;?#20284;的。

      

      “装啥好人,渔船哪里有油水!”林默把兰兰瞪了一眼,她便不再打岔了。

      

      “我们俩兄弟不仅把得来的钱财散给了渔民,而?#19968;故?#26102;在风暴中救助过他们!”

      

      “这真?#20146;?#28023;盗中的好人!既干坏事,又做好事!”兰?#30002;?#24525;不住要讥刺顺风耳。

      

      “后来,我们俩兄弟终于得到了观世音菩萨的点化,专门?#21364;?#20844;主来招安!”顺风耳说完后,把兰?#24049;?#29408;地盯了一眼。

      

      “柳将军,只有?#37327;?#20320;了,你亲自去山?#22995;?#21040;千里眼,劝他来归服!”林默对站在一旁的顺风耳吩咐道。

      

    妈祖的故事:四大金刚

      千里眼从海上逃回山寨后,才真正知道这林默的厉害,不仅没有给林默做个样子看看,反而被林默杀得大败而归,这已是很晦气的事了。他回到山中后,一直?#27900;?#19981;乐,他的两个结拜兄弟来问候他,他才把埋藏在心中多年的隐秘讲出来,并说,他的兄弟,已经投靠了林默的顺风耳,不久就要来劝说他归顺林默。

      

      “大哥,一个堂堂男子?#28023;?#24590;么能去给一个女人做跟班呢?”嘉应劝说道。

      

      “对!大哥,你绝不能去。”嘉佑应和道。

      

      “你们?#21483;?#24351;去准备一下,好迎接我那亲兄弟的到来,见面再作商量!”千里眼吩咐道。

      

      顺风耳要找到千里眼如同千里眼要找顺风耳那么容易,?#23462;?#20182;躲在哪里,他都可以循声而去。他的目标虽然明确,但这武夷山连绵数千里,也不是瞬息即到的事。他在这山中花了5天时间,才来到了大哥的山寨,这艰难的爬涉,他才体会到,做一个绿林豪杰,比做一个海盗?#37327;?#24471;多!

      

      千里眼在寨子前大放起鞭炮迎接他的亲兄弟顺风耳的到来。喽罗们排成?#21483;校?#21315;里眼带嘉应、嘉佑迎上来。

      

      那些喽罗们鼓起掌来,?#21483;?#24351;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再见面了,今日团聚,紧紧地搂抱在一起,感动得都流出了热泪。好一阵?#21483;?#24351;才分开,相互注视着。“兄弟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新结拜的兄弟嘉应、嘉佑!”

      

      顺风耳抓住嘉应俩兄弟的手。嘉应俩兄弟齐声叫道:“二哥,我们早听大哥说起你了!”

      

      一个喽罗端上已经湛好的四杯酒,千里眼端起一杯递给弟弟,说:“来,我们四兄弟饮了这杯见面酒!”当四人都端起杯子,碰在一起,然后,一饮而尽,再把那杯子倒转来。

      

      这山寨虽然是大白天,由于有一半在山洞里面,所以不得不点上松明或动物的油脂。这对于长年在大海中的顺风耳,却有一股难闻的气味。千里眼见他的兄弟不适应这环境,便命令喽罗把宴席搬到外面来。这绿林中的宴席,其实也不过是大碗的喝酒,大块的吃肉,要讲什么味道,那是达官贵人们的宴席的事了。顺风耳?#38745;皇?#37202;量,三碗酒下肚,便醉醺醺的了。当他从睡梦中醒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。一个小喽罗来侍候他穿?#36176;?#27605;,千里眼与嘉应、嘉佑早?#21364;?#20182;进早餐了。

      

      这深山中自与大海中的海岛不同,在这里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鸟儿的歌唱,绝不象大海中那样单调,整天就与那叫声并不美的海鸥打交道。也难怪千里眼在这大山中混一碗自由自在的饭吃,而游戏人生,而不愿再回到尔虞我诈的人世间。林中有鸟鸣,山涧有轻轻的溪水声,一年四季这山中有开不败的鲜花,这真是神仙过的日子!这山寨的前面便是万丈深渊,?#33670;?#32557;绕,把一条如?#21290;?#30340;漳水遮掩了起来。这山寨的后山有一条出入的羊肠小道,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。

      

      早饭后,顺风耳他要与大哥谈谈,千里眼知道他的弟弟要与他谈什么。当喽罗们出去后,顺风耳才对大哥说:“那年?#20197;?#22823;哥一起去做那渔霸,由于当晚风很大,船在我们约定的时间先到达了,这样我与大哥相见就失之交臂,这几年我一直为此事心里不安!总想找个机会给大哥解释一下。”

      

      “弟弟,这件小事,大哥早把它忘记了!”

      

      “那渔霸太可恶了,把他的女儿送给了莆田县县令那狗官做了小妾,从此,就在乡里横行霸道,?#20197;?#24819;铲除他了。有一天,逃来一个渔民,请求我为他伸冤,这渔民就一个女儿,父女俩相依为命,就因为交不起渔霸的租税,渔霸便抢了他的女儿。”顺风耳呷了口山茶接着说:“听?#30340;?#28180;霸请了一个异人专门为他?#30423;?#20102;一批家丁,我害怕一时难以取胜,所以约了大哥来两面夹攻,没想到,那渔霸却不堪一击。”

      

      “兄弟,你不必再?#20166;?#23376;,你说?#30340;?#26469;的目的吧!”

      

      “大哥?#25925;?#37027;样性?#20445;?#25105;也就直说了,多年前,我们俩兄弟受观世音菩萨的点化,让我们?#21364;?#40857;女公主来招安,所以,我已经归于龙女的门下了,被封为‘柳将军’!”顺风耳真有点沾沾自喜,看了一眼大哥,?#25925;?#37027;样严肃,接着说:“我想,大哥,现在也是你归公主的时候了,所以受龙女的指派来劝说大哥!”

      

      没等顺风耳说完,千里眼打断他的话说:“兄弟,一个堂堂男子?#28023;?#24590;么能去做一个女人的跟班!”

      

      千里眼正说间,那晴朗的天空,突然升起一团乌云,晴天一声霹雳,?#35946;?#30528;这本来平静的原始森林。这声霹雳,吓得那些大小喽罗?#24809;?#30340;跑了出来,不知发生了啥子事?那嘉应、嘉?#26377;?#24351;也觉得这太蹊跷了。他?#38054;?#22312;这山寨门口,头上却是明净的天空,脚下却是望不到底的深渊,老天为什么会打雷?

      

      这声霹雳,最震惊的却是千里眼,他当然心里明白,这是老天不能容忍他,给他的警告。顺风耳见大哥?#25104;?#31361;变,于是,安慰道:“天命难违啊!我?#20146;?#30001;自在了这么多年,何该受一个女人来管束!”

      

      “兄弟,此事?#20197;?#32771;虑考虑,?#19968;?#24471;去与嘉应、嘉佑俩兄弟商量!”

      

      嘉应俩兄弟因为并没有得到观世音菩萨的点化,自然是不?#25954;?#21435;投奔林默的,他俩虽然知道林默是位奇女子,但她毕?#25925;?#22899;人,而又得到了朝廷的封赠,这就更使他们不乐意,因为他们?#21483;?#24351;历来就是在与朝廷作对,一下子怎么去做朝廷的鹰犬?

      

      千里眼也不能强迫嘉应兄弟俩,只能由着他?#20146;?#24049;去选择自己的生活的道路。这样只得?#25954;?#30041;下的喽罗继续跟着嘉应兄弟,?#25954;?#22238;家的便发给路费和?#33670;錚?#35753;他们去过安居乐业日子。千里眼对山寨做了?#25165;牛?#21448;在这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山寨上,盘桓了几天,最后才与嘉应兄弟挥泪而别,去走他的新的生活道路。

      

      自从千里眼离开山寨后,不仅是失去了主心骨,而?#38054;?#27491;失去了“千里眼”,没有这“千里眼”,不仅去抢劫那些富户困难重重,而?#19968;?#25285;心着什么时候遭到官兵的清剿。嘉应兄弟的生存环?#21507;?#26469;越恶化了。

      

      一天,清剿的官军把山寨团团地围住了,再没有撤退的路了。官军的目的就是要把嘉应兄弟渴死、饿死在这山洞里。这山寨最缺乏的就是饮水,山洞里本来有一股清泉,却无法满足这如此众多的人的饮用,每天都得派出许多人下山去取水,但官兵封锁了小道,水是取不成了。没有水解?#21097;?#27604;没有饭吃更难熬,在百般无赖的情况下,嘉应兄弟决定放弃山寨突围。嘉应挥?#29835;?#26023;在前面开道,嘉佑持长矛在后?#19979;罚?#36825;样才冲出去一小股人,大多数绿林豪杰全部被官军活捉。一把火点燃了山寨,顷刻间大火就把千里眼经营不知有多少年的老巢烧成了焦土。可那大火又点着了周围的原始森林,这火跟随着撤退的军队,很快就蔓延了数百里。这场大火不仅烧死了不少来不及逃跑的野兽,而?#19968;?#27523;及到山中的猎户。幸得老天爷发了?#32570;?#24515;,降下暴雨才把这场大火淋灭。

      

      嘉应兄弟没有了立足之地,只得逃到大海边上的一个小渔村,抢得一艘渔船逃进了大海中的一座荒岛上。嘉应兄弟虽然是绿林好?#28023;?#20294;他俩也跟着千里眼时常进入大海做过“生意”,所以对大海并不陌生。逃进大海,真是海阔天空,官军再也没有办法制服他们了。

      

      嘉应带的这伙?#23435;?#20102;生存就不得不进行抢劫,这就再次成为大海上新的海盗,使得渔民们又不得不提心掉胆的过起了日子。

      

      林默得到了千里眼和顺风耳真是如虎添翼,但千里眼却拒绝观看嘉应兄弟的情况,因为他们毕竟兄弟一场,这样,林默也不好?#20204;?#27714;他所难。顺风耳与嘉应兄弟却没有什么?#32454;穡?#20294;他听到的情况毕竟有限,往往是事后“诸葛亮”,还不能真正?#33670;?#22025;应兄弟的活动规律,一举把他俩擒拿归案。嘉应兄弟很快崛起于东海,过去顺风耳已经解散的海盗又重新聚集在嘉应兄弟周围了。嘉应兄弟出于对官府的无比仇恨,所以,在对待被抢动的对象也就无比的凶残,因此,煞时间渔民再不敢单独出海?#38431;?#20102;。过往的商船也时有被劫的。可那些守备部队说要搜刮渔民倒还行,但对海盗却闻风丧胆。

      

      林氏三兄弟,因为嘉应、嘉佑横行于公海航道,要想外出经商,风险太大,过去,顺风耳横行东海时,玉春不得不给交?#26432;?#25252;费,才得以安全。可如今,即使有钱给嘉应交?#26432;?#25252;费,他也不要,因为兄弟俩本来就?#26149;?#37027;些有钱有势的人,无?#25285;?#19977;兄弟只得来找妹妹商量。

      

      其?#30423;?#40664;早就想消灭嘉应兄弟,在三位哥哥的敦促下,更下定了决心。虽然千里眼不参与此事,但有顺风耳作为助手,不怕?#20063;?#21040;嘉应兄弟的踪迹。

      

      林默带着兰兰与顺风耳,划一艘小船,漫游在大海上,探听嘉应兄弟的踪迹。正如《敕封天后志》上记载的:适客舟至中流,舟翻将沉,后(林默)见之,立化一货舟?#27597;?#32780;游。嘉佑即舍客舟,?#39034;?#32780;前,后(林默)以咒之,击剌落荒,遂惧而伏。

      

      顺风耳突然听到东方有呼救声,于是告诉林默:“公主,嘉应兄弟可能在东方正在作案!”

      

      林默立即驾船向东方急驶,以免嘉应他们逃脱。

      

      嘉应、嘉佑两人各划着一艘小船,一前一后,正在追赶一艘开往湄洲的客船,这艘船很大,而且水军就在后面?#23545;?#30340;跟随着,保护过往的船只,可嘉应兄弟根本就没有把水军放在眼里,竟敢来拦劫这艘客船。嘉佑便横着船拦在主航道上,客船虽然大,但却不敢轻易地去撞小船,不得不减慢速度,喊话让小船让道,然而小船就是不让道,船上的旅客,一下子就明白了,他们遇到了海盗,所以船上立即一片惊慌。

      

      林默看见后,立即吩咐顺风耳先躲进舱里,船甲板上就她与兰兰两人,把船划向嘉佑的船。

      

      嘉佑抬头一望,见那小船上站着两位美人,真?#20146;?#24049;送了上来,于是放弃客船,便向林默的小船撞来。嘉应毕?#25925;?#32769;大,深谋远虑,往往是弟弟做事,他在一?#24616;?#26395;,作为策应。嘉佑本想一下子把两位美人儿的小船撞沉,等两位美人儿落水后再把她?#20146;?#36215;来,可没有到,他那铁铸的船头如同撞在了礁石上,由于用力过猛,整个船体一下子就散了架。他自己反而落了水,可他把长矛搭上林默的船甲板,顺势一拉,他便跃进了林默的船中。

      

      林默没想到这嘉佑如此的厉害,她手急眼快,飞起“无影金剑”,嘉佑立刻就要被身首分离。说时迟,那时快,顺风耳从船舱里掣出他的方天画戟竟拦住了林默的“无影神剑”。

      

      嘉佑?#30007;夷源?#27809;有落地,但那?#23665;?#19982;画戟就在他的头上?#20160;?#22312;一起,他伏在船板上连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      

      “公主,嘉佑是大哥的结拜兄弟,就饶他一命吧!”顺风耳立即走出船舱来为嘉佑求情。

      

      “这种海盗,杀?#39034;?#33337;,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,还能饶他的?#35775;?rdquo;兰兰上前就把嘉佑的长矛踢开了。

      

      嘉佑是亲眼看到过林默的厉害的,就连千里眼那么了不起的人都依附了她,他又一想?#20309;也?#25237;靠她,小命难保!于是,他匍匐在船板上向林默求饶:“女菩萨请饶命,小的?#25954;?#24402;顺菩萨!”

      

      “?#38054;?#24515;?#25925;?#20551;意?”

      

      “女菩萨,我嘉佑?#38054;?#24515;归顺!”他就着船板,挪过腿,跪下求饶。

      

      顺风耳?#27809;?#20063;为喜佑求情道:“公主,就饶了嘉佑吧!”

      

      “这海盗又是什么精修炼成的?”兰兰手握嘉佑的长矛问顺风耳。

      

      顺风耳却挖苦道:“他是一条大理鱼,当心他会吃掉你!”他说得倒高兴,那屁股上却重重地挨了一长矛,因为林默在场,他岂敢与兰兰争斗起来,他只好认了。

      

      林默收起小金剑,对匍匐在船板上的嘉佑喝令道:“嘉佑,你既然?#25954;飧男?#24402;正,我就暂且饶?#22235;悖?rdquo;

      

      嘉佑站起身,他想逃,跳进海里,可怎么逃得脱林默的“无影神剑”呢?而且他的长矛已经在兰兰手中,逃是逃不了的了!他在这茫茫大海,除了依附林默,再没有了生路,于是假惺惺地一躬道:“谢谢,女菩萨不杀之恩!”

      

      林默观其?#25104;?#30693;道他并?#38054;?#24515;要投靠她,将来还会反悔的,于是说:“嘉佑,你既然?#25954;?#24402;?#21073;?#37027;就去劝你哥哥同来归?#21073;?rdquo;

      

      嘉佑一看他的船已经撞得粉碎,怎么能乘坐?于是说:“女菩萨,我的船已经烂了,那您就驾船去追上我哥,?#20197;?#21149;他?#30504;?rdquo;

      

      ?#23545;?#26395;风的嘉

      

      应见其弟被林默活捉去了,深知林默功法了得,心想救弟弟也是白白送死,还不如先逃脱,以后再想办法抢救弟弟。于是他便离开主航道,把船划进了?#21040;该?#24067;的海域,他想,如果林默来追他,不知道这里有?#21040;福?#23601;会在这里?#19981;荡?#21040;那时不仅可以救出弟弟,甚至还可能把林默抓住。

      

      林默果然划船去追赶嘉应,那嘉佑却暗暗作喜,心想这林默虽然厉害?#25925;且?#20013;了哥哥的计,他想:?#20154;?#25226;船撞在?#21040;干希?#19968;当落水,她两位美人,不就成?#23435;?#20204;?#21483;?#24351;的囊中之物了吗?#23380;?#38590;对付的就是那顺风耳,不过我们可以平分秋色嘛!林默的船如同箭似的射向嘉应的船,眨眼就可能把他追上了。可就在此时,顺风耳立即来制止道:“公主,不能再追了,前面就是?#21040;?#28023;域,公主,你不知道!”

      

      林默听顺风耳一说,毫不犹豫地调转船头,那船就在海水上转了一圈才停下来。嘉应见林默没有追过来,他也停了下来,朝这边张望。林默这?#27966;?#28145;地知道嘉应不是一个简单的海盗,然而他虽聪明,这一停下来,也就把的计?#21271;?#38706;无遗了。

      

      嘉佑把顺风耳狠狠地盯了一眼,这一小小的动作,全看在了兰兰眼中,她手握着那根长矛,如果嘉佑敢轻举妄动,就会刺向他来,然而如果没有顺风耳,他要对付两个女人,那应该有一线希望?#30504;?#26368;可恨的就是还有一个顺风耳!

      

      林默知道自己划船是不可能通过这?#21040;?#21306;域的,于是命令嘉佑道:“嘉佑,你来划船,快去追上你哥哥!”

      

      嘉佑一听林默话中之威严,他想如果把船故意去撞?#21040;福?#32943;定必死无疑,有其这样还不如慢慢划过去,一方面获得她的信?#21361;?#21478;一方面也好让哥哥逃掉,等他再来救我,于是说:“女菩萨,这一带?#21040;?#24456;多,怕是很难追上我哥!”

      

      “少罗嗦!快划船!”兰?#21152;?#38271;矛在嘉佑背上一敲。

      

      嘉佑去拾过桨,便慢慢地划起来,一边望着前面的哥哥。

      

      嘉应见弟弟被迫为林默划船,想毕今天要抓住林默是不可能的了,他只得绕过重重?#21040;福?#36805;速地向海岸上划去,划出?#21040;?#21306;域,他再回过头来一看,他弟弟还慢顿顿的、不慌不忙的划着船。

      

      兰兰见嘉佑在拖延时间,恨不得上前去给他一脚,把他踢进海里,她自己来划,她把长矛在船上重重一击,站起来。顺风耳却说:“兰姑娘,你不怕他吃掉你吗?”

      

      兰兰一听气得把对嘉佑的怒火就要发泄在顺风耳身上了,她抬起脚来就想踢顺风耳,可顺风耳早有准备,她便踢空了,差一点踢在林默身上。顺风耳却到一边去嘲笑她,使她更加地生气。

      

      嘉应逃上了岸,弃掉船,准备到山中暂时躲避一段时间。

      

      林默也上了岸,可哪里还有什么嘉应的踪迹。顺风耳也听不到嘉应什么,林默只得吩咐兰兰与顺风耳一起把嘉佑带回去,?#20154;?#22238;来再作处理。

      

      兰兰听后问:“小姐,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?”

      

      “你们先走一?#21073;?#25105;一个人到这山中去会会嘉应,我估计,他走不了多远的!”

      

      “小姐,你小心点!”兰兰说后,转向嘉佑喝道:“还不走!”

      

      嘉佑一边走一边想:林默为什么只?#32654;?#20848;与顺风耳?#20309;一?#21435;?一定是计,林默躲在?#33633;Γ?#19968;当我逃跑就会下手的。正因为他多疑,所以他才被顺利地带回了湄洲。

      

      当兰兰他们走后,林默才化为一采药的村?#33579;?#29420;行在那山中的羊肠小道上。此后所发生的事情,《敕封天后志》上有记载:后(林默)又从山路独行,嘉应不知,以为民间美姝,将犯之。后(林默)拂尘一指,彼遂变?#29467;?#36991;。岁余复作祟,后曰:“?#23435;?#19981;归正道,必扰害人间。”令人各焚香斋,奉符咒,自乘小艇。像渔者遨游烟波之中。嘉应见之,即冲潮登舟,坐于桅前,不觉舟驶到岸,后伫立船头,遂悔罪请?#19969;?#21518;并收之,列水阙仙班,共有一十?#23435;唬?#20961;舟人值危厄时,披发虔请求救,悉得其默佑。
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
    暂无

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重庆五分彩